微众银行“踩雷”辅仁集团后者旗下上市公司逾期债务66亿
发布时间:2022-05-24

  近日,开甲财经注意到,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篇有关微众银行与辅仁集团的裁判文书。

  根据《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亳州市祥润中药材贸易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

  2018年3月15日,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微众银行”)授予亳州市祥润中药材贸易有限公司(简称“祥润中药”)2200万元综合授信额度,期限自2018年3月9日至2019年3月8日。

  两个月后,微众银行与祥润中药签订贷款合同,约定贷款金额900万元,用途为日常经营周转,贷款期限自2018年5月11日至2019年2月11日(9个月),贷款年利率为8%,还款方位为预付利息、到期还本,逾期还款甲方有权按合同利率加收50%计收罚息。同日,微众银行与祥润中药签订《商业汇票质押合同》,祥润中药将金额为900万元的商业汇票(出票日期为2018年5月10日,到期日为2019年2月10日,出票人和承兑人均为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简称“辅仁制药”)。

  2018年5月16日,祥润中药向微众银行转账54.2万元利息,微众银行确认该款系900万元贷款利息。

  2019年2月28日,辅仁制药向微众银行转账300万元及5.1万元货款,2019年3月14日向微众银行转账100万元,2019年3月15日向微众银行转账3万元。微众银行及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均认可,辅仁制药所转的300万元、100万元系代祥润中药归还的本金,5.1万元、3万元系逾期罚息。

  2019年8月22日,微众银行作为甲方,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辅仁集团”)作为乙方,以及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开封制药”)、河南省宋河酒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宋河酒业”)、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宋河股份”)、开封豫港制药有限公司(简称“豫港制药”)、开药集团(开鲁)制药有限公司(简称“开药集团”)、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简称“辅仁制药”)作为丙方共同签署《和解协议二》显示:

  微众银行与辅仁集团签订了《商票融资业务合作协议》和《供应链金融业务合作协议》与《商票融资业务合作协议》,为乙方及丙方的上游供应商提供商票质押融资和有追索权的保理融资,就丙方债务,乙方同时为丙方提供连带担保责任。

  上述三个协议签订后,乙方、丙方与相关供应商共产生了26笔应收账款,乙方和丙方未能承兑或未如期支付应收账款,乙方和丙方确认,其作为债务人有义务向甲方支付应收账款款项,乙方作为丙方的连带保证人有义务履行担保责任,向甲方偿还欠款。

  在庭审中,开封制药认为祥润中药在微众银行发放贷款的同日向微众银行支付利息54.2万元属于“砍头息”,应当认定借款本金为845.8万元。对此,法院认为,金融借款合同属诺成性合同,案涉《贷款合同》明确约定“预付利息、到期还本”的本息偿还方式,且在借款期间内并未重复计息,故不属于开封制药所称的“砍头息”,对其该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认为,微众银行在签署《和解协议二》时未审查乙方、丙方的公司决议,又无证据显示存在无须机关决议的例外情况,微众银行应自行承担由此造成的商业风险,微众银行要求开封制药、宋河酒业、宋河股份、豫港制药、开药集团、辅仁集团对辅仁制药(ST辅仁)的票据付款责任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毫州市润祥中药材贸易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微众银行支付欠款本金500万元及罚息(罚息截止到2019年11月14日为399666.67元,自2019年11月15日起的罚息以本金50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化12%的标准,计至实际付清全部款项为止);

  二、确认微众银行对润祥中药向其出质的由辅仁制药作为出票人的商业承兑汇票处置后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处置的方式为辅仁制药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微众银行支付票据款491.9万元及利息。该票据款及利息合计超过润祥中药应付第一项还款义务的部分,由润祥中药自行清偿;

  本案一审受理费50020元,由润祥中药、辅仁制药共同负担45020元,微众银行负担5000元;保全费5000元,由润祥中药、辅仁制药共同负担。

  一审判决之后,微众银行提起上诉强调,根据微众银行与辅仁药业(ST辅仁)签订的《和解协议二》明确,辅仁药业为其子公司或控股子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向债权人担保,微众银行认为本案存在无须机关决议的例外情况。辅仁集团子公司或控股子公司未出具股东会决议,导致担保条款无效,该商业风险不能让微众银行全部承担,担保人(辅仁药业)亦应当承担过错责任。

  一、维持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20)粤0305民初9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

  二、撤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20)粤0305民初92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020元(微众银行已预交),由上诉人微众银行负担40020元,由被上诉人辅仁集团负担10000元。预交的上诉费不予退回,辅仁集团负担的10000元迳付微众银行。

  对比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发现,微众银行通过上诉再获得部分支持,即辅仁集团对ST辅仁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相关裁判文书,在微众银行与辅仁集团合同纠纷一案中,申请人微众银行向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4月11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根据微众银行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冻结被申请人辅仁药业名下价值4912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其等额的其他财产。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成立的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辅仁集团”),是一家以药业、酒业为主导,集研发、生产、经营、投资、管理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其中,辅仁药业(ST辅仁,SH600781)是辅仁集团下属核心医药类公司,也是辅仁集团子公司中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医药产品生产企业。

  2020年8月4日,辅仁集团发布公告显示,当前辅仁集团逾期债务预估约38.45亿元,因逾期债务,辅仁集团面临多起诉讼,诉讼涉及金额约38亿元,具体金额尚需进一步核实。

  1月28日,ST辅仁(SH:600781)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亿元至-18亿元,扣非经净利润预计为-4亿元至-7亿元。往期财报显示,ST辅仁2019年净利润1.50亿元,2020年亏损12.93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亏损5.32亿元。

  根据ST辅仁发布的2021年度业绩预告,截至2022年1月7日,辅仁集团逾期债务预估为66.31亿元。ST辅仁偿还所欠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款项后,向控股股东及关联人提供借款16.88亿元,提供连带责任担保24.8亿元,尚有担保余额17.4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短融网隶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久亿恒远(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久亿恒远”),法定代表人王坤,注册资本5493.8万元,股东为上海民峰实业有限公司(40%)、王坤(29.89%)、张凯(15.15%)、北京红杉嘉禾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9.35%)、杨建军(2.89%)、北京启赋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1.64%)、马帅峰(1.09%)。

  2014年10月,短融网宣布获得A轮1000万美元融资,由启赋资本投资。

  2016年1月,短融网宣布完成B轮融资,辅仁集团出资3.9亿元持有久亿恒远40%股权。此时短融网估值近10亿元。同年11月3日,王坤、张凯分别将持有的久亿恒远股份1642.34万元和832.34万元,质押给辅仁集团,目前仍然有效。

  2018年7月,短融网发布消息,称获得C轮融资,融资总额近3亿元,由外资基金LanuaAsia fund领投,上市公司母公司和国资基金跟投。一个月后,辅仁集团将其股份全部转让给上海民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民峰实业”),朱文臣退出久亿恒远董事会。

  值得注意的是,ST辅仁(辅仁药业,SH:600781)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显示,久亿恒远、民峰实业及久亿恒远100%控股的河南短融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武汉短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确认为公司其他关联方。由此来看,辅仁集团虽然名义上退出短融网,但接盘的民峰实业仍为辅仁系企业。

  2016年9月,短融网母公司久亿恒远以1亿左右的现金价格收购武汉齐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齐海金融”)80%股权。齐海金融于2014年在武汉成立,为华中地区早期车贷公司之一。

  2018年3月,齐海金融因涉嫌索要巨额逾期费,CEO和高管被警方带走调查引发关注。

  在齐海金融的,有借款人表示在平台逾期四天后,被开出了四万多的滞纳金,最后总账可以再买一辆新车。在各个平台也有多人反应包括青岛、天津等地的齐海金融公司借款后遇到了高额逾期费,部分还被要求缴纳两万元的拖车费。

  2018年8月,短融网开始出现逾期。2019年7月,短融网仍深陷逾期,但仍在发布新标。据媒体此前报道,短融网2020年5月12日公布的逾期客户达24863人。2019年2月及之后未再披露月度运营报告。

  开甲财经注意到,短融网早已关闭网站公开信息,用户登录只能进入个人账户页面。在贴吧和微博上,有人以短融网名义(盖短融网公章)的文件发布最新兑付公告,联系方式均为QQ,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兑付公告并非由短融网发布。

  关键词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